我想你,你好嗎

好像很久沒笑了,

一直都是那樣的皮笑肉不笑,

處心積慮的掩飾好眼底暗傷連城的難過,

我也同你一樣憎恨現在的自己,

我開始對所有人禮貌,我微笑,每天都喜上眉梢,

其實我是真的不快樂,我笑只是因為不想哭,

在車站等車的時候,

聽見旁邊有人在吵架,許多人都過去圍觀,

這些人兒為何對與自己不相干的事情如此上心,

有時候的自己安靜的可怕,對什么都不冷不熱,

突然覺得自己好陌生,假如你的離開是要我付出這樣的代價,

寧可你不要再回來了,

愛上一個人漫無目的的游走,

不知道要去哪不知道什么時候停下來,

我看著人潮洶涌,往來的人臉上都一樣的表情,

我不知道是我病了還是這世界怎么了,

我想追究責任,誰把我變得面目全非,

我不知道如何稱呼自己現在的模樣,

是偽善是堅強,亦或是脆弱,總之我很害怕這樣的自己,

我真真切切的聽著周圍人的言論,

對我是批評是稱贊亦或是把我當瘋子,

我無言以對,更不愿大聲咆哮著去辯解,

我愛我的,我過我的,傷的也是自己,

不愿意在自己難過的時候打擾別人,

不喜歡做這種株連他人的事情,

我把自己千瘡百孔的心深深的上了鎖,

只為了不再受傷害,

比起失去,我寧愿從未得到,

最初感謝你帶給我天堂,最后你把我推進地獄,

我卻從一而終,愛的再無他人,

不奢求忘了你,不奢求不愛你,

你看我現在的樣子都是拜你所賜,

我并非是生性薄涼的人,只是我沒能力再無法熱衷于什么,

我都不清楚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發覺,

我把以前那個自己丟了好遠,想找也找不回來了,

隨著流過的時間一起死掉了,我想不止是我,

就那樣掏出心看著被踐踏,和別人訴說的時候人家滿臉不屑,

無助絕望身邊還是一個人沒有,然后就這么被逼著強硬起來,

誰了解這有多可悲,連自己都看不清眉宇間的冷漠是什么時候開始堆積的,

再沒誰能將我救贖,我胸口一直疼,

不久之后,就會死在這樣糜爛絕望的生活里,

你滿意了么,你們滿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