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窺視過我的眼瞳。 若未有過, 便請來窺視一下如何。 我的眼瞳雖被夜色遮蔽, 夜空之中卻閃耀著繁星。 還望前來默然窺視。 我的眼瞳中浮現之物、映照之物, 倘若你認為其美麗。 那便是你愛著我的證據。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的眼瞳雖被夜色遮蔽, 夜空之中卻閃耀著繁星。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第一個對我這么溫柔的人 就是你 你曾是我世界的一切 為了你 我無所不能 我想知道你的心意 我想了解你的內心 即使現在相隔兩地 我依然 愛著你

《紫羅蘭永恒花園》


人類是易于厭倦的生物,悲傷也好,喜悅也罷,都無法一直持續下去。

《紫羅蘭永恒花園》


靈魂之音,愿如我心。 及此及彼,愿不相離。 平生所依,唯君而已。 愛為何意,日思夜覓。 暮光黯淡,長夜漫漫。 琴聲又響,小調舒暢。 今宵難忘,寄我微光。 攜君在旁,共語低囔。 我念君兮,君思我否? 寂如潮漲,無言相望。

《紫羅蘭永恒花園》


你將不再是道具,而是人如其名的人

——少佐

《紫羅蘭永恒花園》


人的感受,真的很復雜很纖細,沒人會把所有想法說出口,時而矛盾,時而撒謊。

——薇爾莉特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想,我們正是在傷害與被傷害的循環往復中,漸漸變得溫柔起來的。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你要是有空的話,不如陪陪我。」 我想與你一起,細數萬千繁星。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語言的含義有內外兩層,說出口的并不是全部。這就是人的弱點,通過試探對方,尋找自己在對方心中的地位,真是矛盾啊。

——嘉德麗雅·波德萊爾

《紫羅蘭永恒花園》


雖然我也有被傷害哭泣的時候,但是傷害我的和我所傷害的都是人。 但是對于同樣將我治愈的人,即便哭泣也不能夠去討厭他們。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本以為雪在我的手上是不會融化的。原來我也是有溫度的啊。” “……因為,你還活著,當然會有溫度。”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花無凋零之日,意無傳遞之時,愛情亙古不變,羅蘭與世長存。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以后……就叫你薇爾莉特(Violet,紫羅蘭)吧,因為你就像它一樣,這也是神話故事中花之女神的名字,你長大以后,一定會成為一位配得上這個名字的女性,你懂了嗎?薇爾莉特。你一定,要作為“薇爾莉特”活著,絕對不要作為“工具”活著……要活成一個配得上這個名字的女孩。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若是在清朗的夜晚,那便如實稱贊她的美麗。 若是在陰雨的日子,那便講關于星座的神話。 若那是一顆二百年一現的彗星到來的日子,那便和她一起仰望星空,細述曾經。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想知道「我愛你」的含義

《紫羅蘭永恒花園》


“你因為自己做過的事,不斷引火上身(受到牽連),你還不知道自己在燃燒” “沒在燒” “還在燒” “沒在燒,這很奇怪” “不,還在燒”

《紫羅蘭永恒花園》


明明世界上的風景如此美麗,為什么在這里生存的人們如此丑陋呢。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獻給所有尚未知曉愛的人

《紫羅蘭永恒花園》


道歉是指承認自己有責任,懇請對方原諒的行為。

——薇爾莉特

《紫羅蘭永恒花園》


薇爾莉特...我以后……就叫你薇爾莉特(Violet ·Eveygarden,意為「紫羅蘭·永恒花園」)吧。因為你就像它一樣,這也是神話故事中花之女神的名字。等你長大后,一定會成為與這個名字相稱的女性。你懂了嗎,薇爾莉特? 你將不再是道具,而是成為人如其名的人。

——基爾伯特·布甘比利亞 少佐

《紫羅蘭永恒花園》


親口說出「自己不懂感情」的她,現在正很高興的點著頭。 僅此而已,但學者的心中升起的無比眷戀與令人發狂的苦悶卻滿溢而出。 「薇爾莉特,我說你啊。」 里昂伸出食指,指向天空。 沙漠的夜空中,正揮灑著與這場再會再相稱不過的輝煌寶石。 ——我現在仍舊喜歡著你,這種話先放在一邊。 現在應該說的是。 「你要是有空的話,不如陪陪我。」 我想與你一起,細數萬千繁星。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薇爾莉特… 你要活下去 自由地活下去 我真心… 愛著你”

《紫羅蘭永恒花園》


這個世界上,沒有不需要寄到的信。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那一瞬間。 那一瞬。 那一幅畫面。 如同照片一樣清晰的場景定格在奧斯卡眼前。 浮于空中的花傘,隨風鼓動的衣裙,輕踏湖面的少女。 宛如魔法師一般。 他回想起了,被埋在靈魂深處的,那一日女兒說的話。 「總有一天。」 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看到喔。 在我們家旁,那片湖上。 當秋天,落葉浮在水面的時候。 「總有一天。」 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看到喔。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愛……就是……想著要……保護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不想傷害任何人,不想被任何人殺掉也不想殺掉任何人,世界上哪有為了被殺而生的人啊那樣根本就毫無意義吧,那樣的話到底為什么要出生啊——所以說為什么只是因為住的地方不同就要戰爭啊?我們這些人戰死的話還能剩下什么?還有誰會來善后?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在占盡絕對數量優勢的反對方面前,自己仍然堅守原本的立場,就會顯得自己才是錯誤的一方。如果謬誤占了絕大多數,那原本的真理就會被取代,原本的謬誤就成為了真理。反常的人會把正常的人的思想摧毀殆盡。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一瞬間的,邂逅、再會、擁抱。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為了你,我無所不能!

——薇爾莉特

《紫羅蘭永恒花園》


如果存在有價值的東西,就會引來事端和掠奪

——薇爾莉特

《紫羅蘭永恒花園》


她獨自握著尖刀佇立在一圈死尸中間,她的身影是多么的可怕,就像是鮮血孕育出的地獄之花中生出的妖精。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想與你一起,細數萬千繁星。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話語是有表里兩面的 嘴上說出來的話并不是全部

《紫羅蘭永恒花園》


非常抱歉 本以為稍微能理解一些了 人的感受 真的很復雜 很纖細 沒人會把所有的想法說出口 時而矛盾 道出謊言 要準確把握這些意思 真的非常困難

《紫羅蘭永恒花園》


白天與黑夜的境界線交替重合的身影是無論在何時何地,不管在做什么都會一下子看得入迷的風景。 云彩、海洋、大地、街道、人們,全部都平等地被暗紅色的光芒傾注著。即使受到這份恩寵的人們實際上并不平等,現在也是平等地沐浴著,最后像是被夜色擁抱住一般。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如果有客人需要的話 無論何處都能趕到 這里是自動書記人偶服務 薇爾莉特·伊芙加登

《紫羅蘭永恒花園》


總有一天我會踩著湖上的落葉渡河給你看喔!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但是也會有很累,會有想要將眼睛永遠閉上的時候呢。活著的話讓人生氣的事情也會很多。那種時候,就請稍微休息一下。我也是這樣的。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想知道「愛」是什么意思 少佐在最后一道命令后 對我說了這句話 少佐是第一次說出那句話 那到底是怎樣的一種狀態 我還無法理解”

《紫羅蘭永恒花園》


這場離別并非悲劇,因為他將在永恒的妖精之國得到新的身軀,靈魂將得到永遠的守護

《紫羅蘭永恒花園》


從我擁抱你的那一刻開始,我們的命運便就此交織在一起。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不存在不必送達的信件

——薇爾莉特·伊芙加登

《紫羅蘭永恒花園》


紫羅蘭啊 你長大以后一定會成為一位配得上這個名字的女性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不懂……我不懂……什么是愛……我不懂……少校說的話。如果這是真的,那我又是為了什么而戰斗?為什么你要給我下令?我只是……工具。不是別的什么東西。只是你的工具。我不懂得……什么是愛……我……只想……救你,少校。請不要丟下我一個。請不要丟下我一個,少校。請給我命令吧!就算要我送掉自己的性命……也請下令讓我救你吧!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一直認為大人都是不會哭的生物。 終于意識到這個想法是多么的荒謬。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寫成信,就能傳達到 無法坦率說出口 那內心的想法 也能讓他們明白

《紫羅蘭永恒花園》


現在,您在哪里呢。 有遇到麻煩么。 春天夏天秋天冬天都過去了,雖然已經循環過好多次,但是唯有您所在的季節沒有到來。 早上醒來的時候,閉眼睡覺的時候,意識模糊不清的時候都在找尋您的身影。 因為我幾乎都不做什么夢所以您的身姿似乎已經記不清了。 反反覆覆,反反覆覆,與您相關的記憶在腦海里放映著。 難道真的,已經哪里都不在了么。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真心,愛著你。

——吉爾伯特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想知道 我想知道我愛你的含義

《紫羅蘭永恒花園》


在我們家旁的那片湖上。 當秋天的落葉浮在水面的時候。 總有一天。 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看到喔。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這實在不太好吶,將什么,信仰過頭的話。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本以為不存在什么神明,如果存在,指的就是你吧!

——奧斯卡·韋伯斯特

《紫羅蘭永恒花園》


你現在什么都不懂。你除了戰斗之外什么也不會。我利用著你這一特點,與之相對的你也依賴著我而活著。 我原本想著一切都會回歸正軌,但對金錢和權力的渴望……從我身上奪走了你本應得到的一切,還有我思考問題的理性…… 我……其實……對你十分畏懼……你殺人的事實,已經超出了我的認知范圍。我希望……你能明白為什么我會對你這一點感到懼怕。 時間會使人遺忘。但我希望有朝一日你能明白我的心意,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點也好。如果你能夠做到,你應該會變成比 “工具”更有價值的東西,你應該會擺脫現在非人的身份。 當那一天真的到來,請你找到一個我不在的地方,自己好好的,活下去。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那之后時隔許久,在某個夜晚的,某片星空之下。 在一片無名的沙漠中,一位流浪學者在月下找到一位金發的女性。 雖然有所猶豫,但學者還是向她搭話了。于是,那位女性回過頭,用她那玲瓏清脆的聲音呢喃道。 「好久不見。」 學者做夢都想這一天快點到來,每天都在考慮,若是這一天來到了,自己該說些什么。 若是在清朗的夜晚,那便如實稱贊她的美麗。 若是在陰雨的日子,那便講關于星座的神話。 若那是一顆二百年一現的彗星到來的日子,那便和她一起仰望星空,細述曾經。 無論那天會在多久之后到來,無論自己如何改變,他也相信自己對她的感情是不會因此褪色的。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為什么要寫信?” “因為人有思緒想傳達給別人。”

——薇爾莉特·伊芙加登

《紫羅蘭永恒花園》


奧利弗 把你的傘撐開 這把傘就是你的翅膀 高高躍起就能乘風前進 踏著海上的波浪 河里的巖石 湖中的落葉走吧

《紫羅蘭永恒花園》


他對我來說就是世界的全部。如果沒有他,我還不如去死。

——薇爾莉特

《紫羅蘭永恒花園》


你是否想起過那個人 我一直想著他

《紫羅蘭永恒花園》


沒有生命的身體抱起來非常輕。就算靈魂已經離去,也太過輕了

《紫羅蘭永恒花園》


像是要將自己短暫的生命告知給世界一般,蟲兒鳴叫著。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真希望能早點遇見你啊。在一個與我們之間的相遇更為相稱的地方……而不是這樣……冰冷的監獄之中。” “不,我們在這里相見,才是最適合的。”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沒有血親,不過,有一個一直庇護我的人,雖然現在和他分開了” “和他分開,不覺得寂寞嗎” “寂寞,是種怎樣的心情?我無法理解,即便知道那是種怎樣的心情,也不清楚自己是否懷有這種心情” “你是認真的嗎” “我不會撒謊” “那么,你會回想起他嗎” “一直都會,回想起他” “遲遲見不到他,會不會心里很壓抑” “會” “這就是寂寞” “我和他分開,覺得寂寞”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戰場,宛若蝴蝶飛舞。 搖晃著、搖晃著,既沒有盡頭無論到哪里都有生命在漂浮著。 戰爭就如同商業買賣一般。 謊言和真實,討價還價,互相欺騙。進行著收益和損失的計算。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死去戰友的面容。尸體散發的氣味。從敵人那里奪來的槍械重量。夜晚被上官不聽辯解過分毆打的疼痛。能夠忍受是因為……總有一天戰爭會結束,相信一定會有閃光之物在未來等待著自己。但是現實又如何。和自己有著同樣夢想的友人被關入牢獄,發起戰爭的家伙們在上面悠悠閑閑地活著,現在對敵國惟命是從。拼上性命守護國民的士兵們一旦沒有用了就被謾罵,連農民都向他們扔石頭。本想守護的國土鋪上了戰勝國機關車的線路,我的故鄉也消失得無影無蹤。我也想忘卻啊。但是,我的心中一直都一直都一直都……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擅長為了他人而扼殺自己,雖然不知道至今為止殺掉了多少,恐怕雙手已經被自己的血染遍了。 在不斷扼殺掉的自己的尸體筑成的道路的前方,基爾伯特和薇爾莉特邂逅了。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親愛的基爾伯特少佐 您還好嗎?別來無恙嗎? 您現在在哪兒呢? 有沒有煩惱呢? 無論春夏秋冬 四季輪轉 唯獨有少佐の季節遲遲不來 我起初不懂 我一點都不懂少佐的心意 但是,在少佐賜予我的嶄新人生中 我能稍微感受到一些 通過我遇見的人們 我堅信著 少佐一定還活在某個地方 所以我也會一直一直活下去 即使不知道今后會遇見什么 也要活下去 如果還能再見,我想告訴你 我現在對【愛】 也有所理解了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活著才更辛苦啊。但是,就算要將那些全部咽下去也要活下去。做不到的家伙就只能死。自己不能死掉的話,不管是你的罪孽還是別的一切,就要不把那些當做任何人的過錯活下去。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雖然只有對死亡抱有的渴望頑強地殘留在身體里,但是那也墜進了深深沉睡著掉進底部。還不可以醒過來喏,每天早上我都會這樣告訴它。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你今后還有很多東西要學。也許有些東西不學,或者不知道。活起來才會更輕松。

——霍金斯

《紫羅蘭永恒花園》


大戰之前談戰后美好生活的人,基本上都“那個”了。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這里是自動書記人偶服務 薇爾莉特·伊芙加登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愛你」是需要鼓起勇氣才說的出口啊。

——薇爾莉特

《紫羅蘭永恒花園》


xxx 每當我說出這個名字 哪怕寫成文字 我都會為之心生悸動 要是你知道了 不知會作何感想 我在這座花之都 所做之事都會聯想到你 日夜哀嘆 就如夜晚仰望當空明月時 看到月牙仿佛就像飄落的花瓣 接著就會轉念一想 你看到同樣的場景 又會作何感想呢

《紫羅蘭永恒花園》


“在途中與她再次相遇的可能性有多大呢,是否就像再次目擊那顆彗星一樣微乎其微,即使如此我也毫不猶豫。”

《紫羅蘭永恒花園》


即便相隔兩地,愛你的人永遠會守護著你。

《紫羅蘭永恒花園》


「你只是存在著就很奇怪。為什么呢,那個眼瞳和頭發。不能稱之為『普通』。不把異類排除掉的話,會添麻煩的唄。」 「我、什么都、沒做。」 「雖然什么都沒有做,但是說不定以后就會去做。存在很讓人困擾啊。簡單的說就是我們對你這樣的……存在感到恐怖喏。所以,崇拜著、敬仰著,然后殺掉。」 不允許和自己不一樣的人、不像的人的存在。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無論去到哪里,基本上都是被人說是怪人的。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連這種事情都對你說了!?」 「有一次,商談之后回來醉成一灘爛泥過來的時候大約兩個小時都說著自己半輩子的事情。」 霍金斯這次從不同的意義上變得想哭了。 「小薇爾莉特,如果以后再看見喝多了的我的話不要認真地和我說話。揍我也好。真的……酒要節制啊……。從今往后喝紅茶吧。靠著紅茶活下去。」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活著才更辛苦啊。但是,就算要將那些全部咽下去也要活下去。做不到的家伙就只能死。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他對我來說是世界的全部

——薇爾莉特

《紫羅蘭永恒花園》


士兵就是這種東西。不論何時……暴力的記憶和戰爭的火傷都會像疤痕一樣殘留下來不會消失。在我們之中戰爭永不完結。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牽著我的手,否則我寸步難行。

《紫羅蘭永恒花園》


是啊。至少我是這么覺得的……薇爾莉特,雖然我對你一無所知,但我知道……你是個在下樓梯的時候還一直擔心我會不會一腳踩空的好人。……而我是個只要自己和親人朋友過得去就不管他人死活的小人,所以……所以如果有哪天我要跑去神的身邊陪他老人家了……那我肯定是走在你前面的。到那時候,要是能和他報告的話我就告訴他,跟他說你是一個會關心我這種小人的大好人,所以你要記得對她好一點。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語言的含義有內外兩層,說出口的并不是全部

——薇爾莉特

《紫羅蘭永恒花園》


季節究竟為何而存在? 沒人能回答這個問題,只能說四季的輪回就是生死的輪回,為了世界能正常回圈下去,它必須存在。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正因為深愛著。賭上了一切、賭上了人生,抹殺了自己,想著要去守護。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炮彈的爆炸聲響徹在周圍,天空還是晴朗的藍色,但是在飛鳥的眼中,映出的只有排山倒海的炮火。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你怎么看待殺人的行為?” “這是不可取的行為……這是我事后才瞭解到的。” “你殺人的時候有什么感覺?” “我想……閉上眼睛。” “你認為自己和其他的人類是同一種生物嗎?” “……不覺得。” “是覺得自己的存在更特別的意思?” “不,我覺得自己是更加令人生厭的,不可名狀的存在。”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而這樣的我,也一定會被允許活下去。 我這樣想道。

《紫羅蘭永恒花園》


「薇爾莉特……!薇爾莉特、薇爾莉特!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那個祈愿像是某種扳機一樣,從安魂曲的正中間發出了悲鳴。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為什么要寫信?” “因為這樣可以把思緒想要傳達給別人” “那種東西……不去傳達也可以” “不必傳達的信件不存在哦,大小姐”

《紫羅蘭永恒花園》


少女將無法動彈的男人們的頭顱用警棒毆打致死。少女在毆打著,血沫飛濺、悲鳴不絕。少女在毆打著。而下此命令的正是他。 有什么,生命以外的什么,從這個空間不斷地消失殆盡。理性、良心、這些東西,代替不斷消失的這些被某人賦予名字的寶貴的什么東西,暴力孕生了別的東西。那是。 ——太奇怪了。并非正義,她和自己,是為了國家,本應如此。 快要吐出來一般的罪惡感之中夾雜著少許的快感。那是從基爾伯特之中誕生的。獲得了壓倒性的力量的征服欲。只聽從自己命令的她。簡直就像將整個世界掌握在手中一樣的優越感。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在這危難當頭的時刻,她只是直直的看著基爾伯特,不管監管員下了多少次命令,她的目光依然只聚焦到基爾伯特一個人身上。 她,只注視著……她所選擇的那個人。 似乎是對此作出回應,基爾伯特念出了那句“咒語”:“殺。” 他的聲音壓得很低,只有周邊少數幾個人聽到了,但是,這一指令卻被少女準確無誤的接收到了。斧頭的破空聲隨著它的甩動而響起。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殺人。就像這樣,僅僅是殺人。享受殺人的快感。 這就是戰爭。無論披著多么道貌岸然的外衣,本質上也不會有任何變化。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雖然嘴巴不討人喜歡,卻很擅長照顧別人的男人。 「……老爺您真是溫柔呢。」 薇爾莉特嘀咕著,任由里昂粗暴地往她身上裹著毛毯。 「說,說什么蠢話呢!我一點也不溫柔,倒不如說不擅長和女人來往,冷淡得要死呢。」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想傳達心意可真是難啊 明明只是想說謝謝而已

《紫羅蘭永恒花園》


每一封信,都是別人重要的思念,不存在不必送達的信件。

《紫羅蘭永恒花園》


Sincerely 每當記憶未知的詞語,便會在往昔殘像之中伸出手, 可若孤身一人 也許有些話語,便會難以領悟,離別是如此痛苦, 「我愛你」則遙不可及,這份思念難以言喻, 我無比惶恐 卻又無比愛憐, 我為何在哭泣呢,要怎樣回應自己的內心才好? 話語總是難以訴之于口,它們在心中不斷積聚 愈發強烈,我愈發想要與你相會, 每當記憶美麗的詞語,似乎便會討厭起自己, 但若不去面對 也許有些話語,便會有所欠缺,悲傷是如此冰冷, 「謝謝你」則染上溫暖之色,每當感受無形之物,你的聲音 便會回響在我內心深處, 尚未寫完便被放棄寫下去的,那封沒有目的地的信, 在風中飄搖,飄向想要傳達之人的所在之處, 為了傳達這起始的終結,生活著 不放

《紫羅蘭永恒花園》


一個優秀的人偶 要能把人們所說的話里想要傳達的真正心意提煉出來

《紫羅蘭永恒花園》


“是……請問您的這封信要寄給誰,又想傳達些什么呢?” “信的內容……我不想讓人聽見,就湊到你耳邊說吧。收信人嘛……就只有他了——那位我做夢都想殺死,卻還沒來得及下手的大人……” 埃多瓦德指向了牢房的天花板。 “神明。”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人總是會不自覺地相信自己的親眼所見……可是,所謂怪物,可不都是一副長著角的怪異模樣。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您需要哪種類型的人偶呢?本公司能夠滿足您的所有要求。」 電話那頭的男性說道。艾丹想了一會兒,回答: 「那我要個大美女,而且是能到戰場上的那種。嗯嗯,對,要女孩子。」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雖說女人大抵都是這樣的就是了——你才想著沒問題呢,下一秒就跟你說句再見,這事就算完了。突然就跟你說什么『我忍你好久了!』然后就氣呼呼地不知跑哪去了。真是,有什么就當面直接說別忍著嘛!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過于極端的自愛。如果不能將他人和自己同等看待就會感到不安。所以,要殺掉。 扭曲的思想在他們之中『普通』地相通著。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人類是看見感覺更苦惱的家伙就會變的冷靜下來的。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我想能夠乘上船。不僅僅是能夠乘上船,是船長哦。帶著我的伙伴們環游世界啊。為此需要自己的船。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那家伙看來也是一直都相信你活著在。說確信你活著的時候……也沒有怎么,嘛就是像傻子一樣眼睛放光。沒有去見你的話……這樣啊。能夠想到的只有一個說法。因為那家伙是道具,只是等著主人來把自己取走。應該是等待著需要自己的場合吧……因為是傻子。正好是個不錯的機會,去回收吧。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明明是面包但是因為太硬不能吃的話該怎么辦來著?」 「我想啊,把它放在湯里一起煮,就可以解決了對吧?」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


擅長為了他人而扼殺自己,雖然不知道至今為止殺掉了多少,恐怕雙手已經被自己的血染遍了。

——曉佳奈

《紫羅蘭永恒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