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中專畢業以后就當起了卡車司機兼裝卸工人,一生平淡樸實,也沒什么大起大浮。不過,有件讓我無法忘懷,當時是我工作的第二年,值寒冬臘月。那日我雖然奔波一天,但為了多賺外快又多接了公司一宗業務。把鋼材運到批發店再卸貨,一箱100多斤,一車也就拉了六箱。可鋼材店老板不通人情,我卸貨時也沒讓店里的伙計幫我。沒辦法,我一個人咬牙慢慢搬運。剛搬了兩箱就氣喘吁吁,手凍得蒼白。那是我一年來搬過的最重的貨箱。心中不僅感慨世間也有許多現實的冷漠,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忽然一個人影走到我的視線內,雖然當時日落天沒完全黑。但那人穿著厚實的黑色羽絨服戴著兜帽,看不出他的相貌。我當時知道他可能找我有事,站起來正欲詢問,他首先開口道:“你一個人是不行的,我來幫你。”我急忙說:“朋友,這....不用麻煩!”,他答道:“沒事,反正還有好幾天時間”。他的聲音有些縹緲,還沒等我再說什么,他就脫去羽絨服,他的身上居然沒再穿其它衣服,而且竟然傷痕累累,看起來都是新傷。頭上白茫茫一片,好像是染發了,我看到他左手上還有一道很顯眼的傷口。他看似很輕松的托起了大箱子,讓我感到不可思議,100多斤的箱子他仿佛是搬塑料泡沫,不到五分鐘就全都卸完了。我只覺得感動萬分,連連道謝,他揮揮手對我說:“以后記得多積點陰德吧”。話畢,就朝前方邁步走去。轉頭忽然發現那人的衣服還搭在卡車斗上,我進去跟老板說了一聲,想追上還他衣服,但是前后不到一分鐘,那人卻已沒影了。在路上我一直感念這位奇怪但好心人的人,心想,如果生活中多一個這樣的人,會有多少人受益啊。正想著,突然在前面路上出現一群人,大概是出交通事故了吧,我向那里看去,血腥慘烈的現場,一輛私家車車頭變形,撞到的是一個騎摩托的人。他倒在車邊,腦漿順著額頭流了一地,面目都難以看清。我不想再看這種場景。回過頭來繼續開車,腦海中不受控制般不斷涌現出剛才的景象。忽然,我察覺到一個細節,那個慘死的摩托駕駛員身上只穿著一件有些單薄的毛衣。在這樣寒冷的天氣是難以理解的,心中難免有些怪異。回到車庫后,我走到卡車斗旁正準備拿下那件羽絨服時,手在半空猛然停住了。我忽然想起那名摩托車駕駛員的左手似乎也有一處創傷,是了,那片場景在腦海中越來越清晰。我已經感受到自己愈加急促的心跳聲,僵直的身體過了很長時間才回緩過來,隨后顫顫巍巍得向家門走去。后來,那件羽絨服后來被我埋在城郊公墓旁。直到現在,我還時常思索,那時他到底為什么要幫我。


圖片發自簡書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