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氣也好,憋火也罷。云南那邊要公干還得過去。

到服務臺改簽了機票。付了50元人民幣換了張比50元更大張的手續費收據。損失了50元還得在這機場內無聊晃蕩到下午2點。

打通兒子電話,數落了一通:

喊你早點起來,看吧!被困在這里。辦事一點也不牢靠。

沒法

在機埸里找了個休息處,打開簡書做作業。

下午2點鐘,東航5856起飛了。

發動機鉚足了勁掙脫地心力向天空上空沖刺,鉚足的推動力搖晃著機身。天空中的飛鳥剛展翅時,僅羽翼肌肉將翅膀伸出就達到飛翔狀態,無需使出這吃奶力氣。人類的展翅高飛,從近代飛機開始,到現代的宇宙飛船,不到100年的時間。芬天馬行空的從飛機,到飛鳥,到飛船跳躍地胡亂思維著。

飛機飛出了機場上空。寬闊的機場,高大的建筑群逐漸模糊,消失。從機窗向下觀望,俯視的感覺是這樣,曾經仰視的高不可攀的換個位置也一樣渺小。

廣播里播音小姐聲音甜美,

旅客朋友們,飛機也穿過云層保持了平穩。

飛機轟嗚聲變成了均勻的馬達呼吸聲。

穿過云層的天空碧藍碧藍。與平常抬頭觀望到的那片藍天,多著了好多的藍。是少有見過的美,這才是天空的本色吧。卷層云很厚呈磨菇,呈棉朵,呈飛馬,或遠放草原山坡的耗牛。或許什么也不象只是心幻影。放眼滿足著自己對天空的期許。

機艙電視屏上:飛行高度7777公里,時速863公里。

我在天空的七千公里的地方。乘座863公里/時速的飛機。

時速863公里,該是飛快的卻沒有飛快的感覺。快,是動詞是實實的速度快速表現,但座在這七千公里的地方時速已達863公里的高空,該快的感覺卻變成了平穩。

是什么可以讓快的感覺變成這樣平穩的呢?是參照物。

在這七干公里的高空,參照物是無邊無際的云層,快速沒有了參照物已失了飛奔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