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一 : 哥,昨天酒后我又失身了

引子:這篇小說寫的是一部分女孩獨自在外面打拼的一種生存狀態。她們獨自在異地,頑強拼搏的時候,得與失,都是一樣的多。令人唏噓和嘆息!

“哥,我在寶麗來大酒店。同幾個朋友在那里玩。過五分鐘后,你派個人來接我,那幾個人沒安好心。呵呵!”我是晚上六點接到王小姐短信的,便派了一個小弟開車去接人。大約半個小時后,車開回來了。王小姐和她表妹跳下了車,兩個人說了一陣悄悄話后,一推開辦公室的玻璃門,就咯咯地笑個不停。

我叫人給她倆泡上了茶,問道:“兩位美眉,又有大魚咬鉤了?”

“不是的,哥,你不知道,那兩個人是我的客戶,色迷迷的,想打我和表妹的注意。我又不能直接地得罪他們。所以,剛剛消費了那兩個臭男人八千多塊后,就隨便找了一個借口跑出來了。放他們的鴿子!哈哈!”王小姐笑著沖我解釋道。

“他奶奶的,我們姐妹這幾個月失&身的頻率也太高了。平均每個星期五次。照這樣下去怎么行?再怎么也得把這個失&身的次數,降低到一個星期兩次以下吧。這些鬼男人太色了,一見面就是先喝酒,然后許諾訂單和好處有多少,再就死皮賴臉地要和你上&床。”她表妹氣鼓鼓地說道。( 文章閱讀網: )

我樂得哈哈大笑,指著她們說:“你看你們穿的衣服,這么露,還說別人色。你們是巴不得別人來勾引,然后好半推半就,早日完成洪晃大姐給你們定下的人生宏偉目標吧?”她們倆互相看了一眼,笑得花枝亂顫。著名電影人陳凱歌的前妻洪晃,在她的博客上寫道:一個女人一生睡一至兩個男人,是白活一世了。睡七個八個男人虧本,睡十二三個男人才夠本,超過那就是賺了。

“你還別說洪大姐的那個人生目標,我表妹到都早就不虧本了,我呢?現在是一個個地賺!”王小姐炫耀道。我說:“那你們還裝作一副不情不愿的樣子?”

“哈哈,不這樣,難些臭男人能迷上我們?”這時,王小姐的手機響了,她看了一下號碼,走出去接電話。一會兒,進來了,說道:“哥,我又得過去了。那兩個男人像兩頭油膩膩的大肥豬,看著就令人惡心,所以我們跑了。但他們剛剛威脅我們,說要取消訂單。所以現在不得不去應付一下。表妹,我們走吧。等一下看情形再想辦法脫身吧,最好是不要讓那兩頭肥豬得逞。”

我吩咐小弟開車把她倆送到寶麗來大酒店。

第二天上午九點鐘,剛一上班,我就發現頭像正在閃爍。打開一看,是王小姐發來的問候!我問:“昨天晚上,是你們姐妹倆失身了?還是那兩頭大肥豬失身了?哈哈!”

她給我發來了一個錘子敲擊腦袋的頭像,說:“哥,昨天酒后,我真的又失身了。昨晚,我和表妹都被他們灌醉了。第二天早晨醒來,在賓館的大床上,我們連內褲都沒找到。真是暈到家了!哈哈!”

我同王小姐認識是在五年前,那時內地有一家大型國企在深圳建廠,我接下了其中一部分辦公設備的訂單。有幾種設備的技術參數要求很高,在朋友的介紹下,找到了王小姐。她們公司專門生產這種設備,而她是市場部經理。經過反復測試,她們公司的產品剛好符合那家公司的要求,我們自然也就熟悉了。

那筆訂單交貨兩個月后,就是我的生日,來了三十多個朋友。不知道王小姐是怎么知道的,她那天也來了。我知道朋友們都會灌我的酒,便帶上了公司的二十多個男孩子去作陪。那一場酒喝得可真兇呀,二樓大廳里到處都是我們丟棄的空酒瓶。酒席還沒散,就抬出去了十三個醉得不省人事的家伙。有一個姓吳的小兄弟,剛從武漢大學的計算機專業畢業,人長得很帥,在我公司里做電腦部主管。前幾天,他剛好失戀了。那天,他也喝醉了,趴在桌子上痛哭。王小姐正好坐在他旁邊,見狀就輕言細語地安慰他。后來,王小姐勸住了他,把他扶走了。第二天,小吳醒來,發現躺在賓館的大床上。保存了二十多年的童貞也不見了,不知道在昨晚的什么時候,就給了王小姐。

就這樣,小吳開始同王小姐交往了。但王小姐給小吳提了幾點要求:一、不能追問她的過去,也不能計較她的過去。二、她是公司市場部經理,每天都有很多應酬,所以不能在任何公開場合吃醋。三、只能在周末去找她。小吳都答應了。于是,王小姐就經常來我公司,由于經常一起喝酒聊天,我們越來越熟悉了,也相處得很融洽。她叫我老婆姐,叫我哥。酒量很大,喝酒也很豪爽,從不耍賴。由于她每接一個訂單,都有百分之十五的提成,收入很高,也很大方,花錢如流水。

他們的戀情維持了兩年左右。其間,小吳向她求過兩次婚,她以小吳的經濟條件還不成熟為由,搪塞了過去。后來,小吳跳槽到了富士康集團,工資翻倍了,再次向王小姐求婚。王小姐就直截了當地告訴他:“你還是另外找一個女孩子吧!目前我是不會結婚的,我還沒有玩夠呢。我一個月的零花錢都要好幾萬,你養得起我嗎?而且,我是靠訂單提成的,碰到有好色的大客戶,說不定我就陪他睡覺了,你不介意嗎?”

分手后,王小姐也很痛苦。她來我家,說要吃我老婆親手做的飯菜。吃飯的時候,她說:“像我們這些沒文憑、沒文化、沒背景的女孩子想要在深圳出人頭地,不失&身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而且只要失過一次身后就會接二連三地失&身,因為女人失過一次身后就再也沒有辦法拒絕男人了。所以,我們只有拼命地賺足了錢,然后回到老家,成家生子。或者是不成家,生養一個完全屬于自己的孩子,才算真正地解脫出來了!”

王小姐在我們夫妻面前說話,從來就毫無遮攔。有一次,她在深夜發信息給我:“哥,這么多年來,今天我才第一次走進專門為女士服務的高級會所,享受了一下。在那里面服務的全是頂級帥哥。我去推油,不知道他們給我上的是什么油,幾下一推拿,我的興致就上來了。便叫那個只穿著短褲的男孩子把短褲脫掉后騎上來,他還裝模作樣地不肯,硬是收了我五百塊錢的額外服務費用。哈哈,這是我第一次花錢讓男孩子上我,不過確實很舒服!”

前年年初,王小姐正讀高二的表妹過來了。王小姐說她被班主任老師勾&引,同班主任睡&覺,被師娘發現了。于是,班主任老師受了處分,她也沒臉在學校里念書了,只好過來找工作。王小姐把她要到了自己的部門,做了自己的助理。

兩姐妹都是花兒一樣的漂亮,只要是她們想搞定的訂單,基本上沒有沒搞定的。提成賺了不少,但付出的代價也更多。就像王小姐自己所說的一樣,她們買的房子基本上都空閑在那里。每天晚上,都要陪不同的客戶出去應酬,然后開&房。除非碰到特別老實的男人,而那樣的男人,現在基本上已經沒有了。

去年年底,王小姐三十歲了。她打電話給我,要我帶老婆一起過去玩。那天,參加聚會沒有什么外人,都是王小姐玩得最好的一些朋友。我們先在一家餐館里吃飯,然后去了KTV,一邊繼續喝酒,一邊K歌。那天,她喝了很多酒,很開心的樣子。后來,她摟著我老婆,大聲地說:“姐呀姐,我今天三十歲了,男人三十一枝花,女人三十就豆腐渣了。所以,從明天開始,我就是豆腐渣了。以后呀,那些客戶就讓表妹去幫我去搞定吧,她年輕漂亮,正是時候。我要找一個好男人嫁了,要不,這豆腐渣就變質變味了,很快就是垃圾了。從明天開始,我要把所有認識的男孩子都百度一遍,一定要找出一個像哥一樣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把自己給嫁了。姐呀,你要祝福我。”說著說著她就笑了,笑了一會兒后,又哭了起來。

三個月后,她果真找了一個帥氣的男孩子,兩個人發展迅速,很快就在一起同居了。王小姐請假帶著那個男孩回了一趟老家,家里的兩老都很滿意。所以,從老家回來沒多久,我就接到了他們的結婚請柬。

接到大紅請柬后,我和她在上聊天,我開玩笑說:“小妹呀,你這段時間要收心了,不要為了多賺幾個男人,被你的帥哥抓住,把好好地婚事給攪黃了。”可沒過幾天,帥哥沒有抓到她的把柄,她卻看到帥哥正摟抱著另一個女孩子睡在了她的床上。

王小姐大哭了一場后,婚禮也就取消了。我勸她,“你也上過不少男人的床了,為什么就不能原諒他一次呢?”她說:“我同小吳在一起的時候,雖然同那些男人一起去應酬,但我就再也沒有上過那些男人的床了,一直到我們的戀情結束。當我決定嫁給這個男人的時候,我連應酬都拒絕了。就像以前的妓女從良一樣,我是真的想跟他安安靜靜地過一輩子。我想,既然是托付終身的男人,如果連最起碼的責任和忠誠都沒有,你還讓我怎么相信他?我還不如繼續燈紅酒綠,花天酒地呢!”

從此以后,她不再提結婚的事情了。即使在金融危機,全球性經濟蕭條這樣的大環境下,她都一直在向我炫耀她的業績。業績一點都沒有減少,還在逐步增加。只不過,她告訴我,每個星期失身兩次這個宏偉的目標,她們兩姐妹是真的是很難實現了!

篇二 : 我把曾經留給了昨天

我把曾經留給了昨天

不能忘記

只是不再提起

就像

白云悠悠飄散

雁兒匆匆飛去( 文章閱讀網: )

逝者無痕

我把曾經留給了昨天

不能忘記

只是不再追憶

就像

霓虹閃爍夜的魅影

星兒璀璨夢的囈語

晝里難尋

我把曾經留給了昨天

不能忘記

只是不再尋覓

就像

枯萎的枝蕊被風吹落

東奔的流水一去不歸

滄海桑田

我把曾經留給了昨天

讓往事塵封深埋

我把憧憬呈現未來

令明天為我喝彩

篇三 : 我和老姨又和好了

吃完中午飯,我急急忙忙跑去臥室看最精彩動畫片了,一不小心我把放到邊上的凳子碰倒了,也沒管它。我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時候,就聽老姨氣憤地喊我:“天宇,你過來一下。”我走了過去,老姨瞪著圓圓的眼睛對我說:“這凳子倒了,你怎么不扶起來呀?”我吐露一下舌頭強辯道:“不是我弄倒的呀!”老姨更生氣說:“你是個懶豬,你眼瞎呀!”聽到老姨這樣對我說臟話,我也生起氣來。我立刻反駁了一句:“你才瞎呢!”這時老姨氣得什么也沒說,把凳子扶起來走了。我偷偷地看老姨,她留下了眼淚,我也感到非常后悔說那些話。一下午老姨都沒有跟我說上一句話。

晚上姥姥回來了,我把事情經過告訴了姥姥,姥姥對我說:“其實你們倆都有錯,你倆要互相尊重才對呀!再怎么說老姨也是你長輩,你也不能這么對她不禮貌。”我羞愧地來到老姨跟前小聲地對她說:“對不起老姨,我錯了。”老姨拉著我的手,笑著對我說:“我也有錯。”道完歉,我們倆又和好了。